天氣預報: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正文瀏覽正文瀏覽
“摩門教基要派”被控用求助熱線掩蓋性虐舉報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19-5-13

  核心提示:2019年5月3日美國VICE新聞網報道稱,“摩門教基要派”通過讓受害者撥打熱線電話舉報,實則將熱線電話轉接到教會內部合作律所,讓律師出面保護施虐者,壓制受害者訴求。

  海倫并非生來就是摩門教徒,但她在17歲時就加入了摩門教基要派(即原教旨主義耶穌基督末世圣徒教會,簡稱FLDS),教會欣然接納了她。海倫的兒子亞歷克斯出生時患有心臟缺陷和發育障礙,摩門教會為她兒子支付了手術和治療的費用。18個月后,在她的二兒子扎卡里出生時,也是西佛吉尼亞州(美國東部州)馬丁斯堡的摩門教會成員幫她找到了保姆。此后,每當海倫和她的丈夫在生活上需要指點和幫助時,他們便會求助于摩門教會。

  摩門教基要派的主教們都是外行人,不是專業的神職人員。海倫的主教唐納德·菲舍爾在退休前是一家公用事業公司的全職線路工人,后來擔任摩門教會的一名主教,并在他眾多的教徒生活中扮演了一個無所不包的角色。

  主教要監督他的教徒們的精神健康狀況,指導他們如何按照摩門教會的教義行事,還負責監督教徒交納“什一稅”,即把個人收入的10%捐給教會,同時,他也兼顧他們的日常需求,提供婚姻咨詢,安排經濟援助,為失業者找工作,輔導青少年,以及擔任一些其他角色。海倫說,主教是“你做任何事情的首選,你有問題,你有顧慮,包括財務上的顧慮,主教的大門總是向你敞開,你可以去征求他們的意見。”

  2008年,在海倫和丈夫遭受到作為父母最可怕的噩夢后,就是第一時間向菲舍爾主教求助的。那是在一個冬天的早晨,海倫和她的孩子們在等校車,4歲的扎卡里突然哭了起來,他說他不想再讓邁克爾·詹森照顧他了。詹森是個16歲的男生,來自當地一個受人尊敬的摩門教會家庭,扎卡里說,詹森“很壞”。但海倫很喜歡這個十幾歲的孩子,不明白為什么兒子會這么說,她讓扎卡里解釋原因,“媽媽,他讓我吸他的私處”扎卡里說。

  十年之后,海倫回憶稱,她和另外其他五個家庭都對當地摩門教基要派的領袖提出過教會成員存在涉及性虐待的行為,其中包括她的主教菲舍爾。當時,海倫和她的丈夫馬上會見了菲舍爾主教,告訴他自己的兒子被邁克爾強迫把他的私處放進嘴里,菲舍爾告訴海倫他會調查此事,會去找邁克爾談談。但是后來,菲舍爾在他的證詞中堅稱不知道發生了虐待行為,海倫從未和他說過,她的丈夫也從未告訴他有關性虐待的事情,只是說他們的兒子害怕邁克爾·詹森,并把他描述為“傷害我的人”。

  菲舍爾說去找詹森詢問此事的時候,詹森表示這個4歲的孩子撞見了他在上網看色情片,并且對看到的畫面感到很不安。在摩門教基要派里的教徒們相信,主教都有上天賦予的明辨是非的能力,來辨別他人說的是否真實可信,菲舍爾在法庭上說,他與詹森見面后做了祈禱,得到了神靈的指引,確定這名少年說的話是可信的。

  包括西弗吉尼亞州在內的許多州,當主教被告知教會成員可能存在虐待兒童的情況時,他們必須要向政府當局舉報,但由于菲舍爾執意認為不存在虐待行為,因此他理所當然地沒有上報,而海倫和她的丈夫只能接受了他的決定,畢竟,摩門教會是他們的供養者和保護者。

  教會的幫兇

  摩門教基要派稱教會在20年前建立起的虐待行為報告系統是一項革新之舉,應該成為其他宗教和團體的榜樣。

  摩門教會在其網站上聲明:“教會對虐待行為零容忍。”“我們不知道有哪個組織在制止和防止虐待行為方面做得比我們教會更多。”該體系的核心就是一個24小時的熱線電話,美國14000個教會的主教和教會的其他領袖在接到有虐待行為發生的消息時,會被敦促撥打這個電話。但實際上,海倫兒子的這起案件向我們揭示了摩門教基要派的虐待行為報告系統是如何運作的,以及它實際上維護了哪些人的利益。

  摩門教會領袖長期以來一直堅稱,該熱線的唯一目的是讓主教們遵守當地的虐待舉報法律,一旦有虐待行為發生,可以撥打熱線進行舉報。但法庭證詞以及VICE新聞網查閱的其他文件顯示,該熱線的真正陰謀是為了保護摩門教會免受可能對其提起的訴訟,以免陷入財政危機。教會還利用保密機制來掩蓋其報告系統的公開性,他們從未透露過其熱線每年接到的與虐待有關的電話數量,也沒有透露其中有多大比例的電話轉給了兒童保護機構。當VICE新聞網問及這方面的信息時,摩門教會的發言人埃里克·霍金斯說稱教會不會公開有關熱線的信息,他拒絕透露原因。

  摩門教基要派教會缺乏透明度,這點與其他宗教團體和機構采取的行動形成鮮明對比。自本世紀初天主教會卷入戀童癖主教丑聞以來,與之有關的隸屬組織每年都會公布天主教會向政府當局提交的與虐待有關的報告數量。但摩門教會拒絕透露求助熱線的相關數據,這是一個將教會利益置于虐待受害者利益之上的最明顯的表現了。

  摩門教基要派教會的求助熱線電話不會立即轉給政府有關部門,這可以方便教會采取行動,他們將這些電話轉入一家與摩門教會有密切業務往來的律師事務所。事實證明,1995年為摩門教會創建虐待行為報告系統的律所與現在在與虐待有關的訴訟中為其辯護的律所是同一家。從結構上看,這家名為科頓·麥康基的律師事務所獨立于摩門教會,但幾十年來,該律所一直為摩門教會提供法律層面的強大支撐,在各類訴訟案件中成為保護教會的利劍和盾牌。

  該律所本身就是由教會成員創建的,離鹽湖城高聳的摩門教基要派教會會堂只有幾個街區的距離,而摩門教會則是科頓·麥康基律所最大的客戶,除了性虐待案件,它還為教會處理商業和其他類型的糾紛。而且,摩門教會一直禁止女性擔任主教。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在鹽湖城摩門教會辦公機構的近100名合伙人中,只有4名女性。

  科頓·麥康基律所和摩門教會拒絕了針對此事的采訪請求,也沒有回應律所在熱線求助體系中所扮演的角色。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該律所的一名發言人表示,律所堅持貫徹“符合律師事務所慣例的標準”,并始終堅持“遵守相關法律”。法律專家表示,該律所的律師不先行將獲知的虐童事件上報政府當局,一直掩蓋此類事件的求助電話,對虐待事件受害者沒有任何好處,天主教教會自2002年以來就被要求要在與教會律師聯系之前,先要向警方報案。“客觀來看,你可能會覺得摩門教基要派的做法是在設法不報告(事件)”,美國聯邦調查局前高級官員凱瑟琳?麥克切斯尼表示。

  有關摩門教基要派虐待行為報告系統的相關細節以及科頓·麥康基律所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都在海倫兒子被性侵的訴訟中逐漸清晰。VICE新聞網了解到,如果摩門教會在2018年3月的庭審期間沒有就這起訴訟達成和解的話,那么有關該律所的其他爆料可能也會就此被曝光。

  訴訟案件的原告律師蒂莫西·科斯諾夫說,科頓麥康基律所的律師約瑟夫·奧斯蒙德在審前作證時承認,公司利用從熱線電話收集的信息來識別對摩門教會構成高風險的案件,他也不理解為什么摩門教基要派不像天主教會那樣讓主教們直接聯系警方,而是要撥打熱線電話求助。科斯諾夫說,案件中另一份機密證詞顯示,求助電話首先是在鹽湖城一家摩門教徒贊助機構的辦公室內被接聽的,通常,該機構的工作人員為摩門教徒提供心理咨詢等服務,有消息稱,他們被要求在接到熱線后把電話轉到科頓?麥康基律所。科頓?麥康基律所的官員拒絕就這些指控發表評論。

  法律專家表示,將與虐待有關的電話轉給該律所的律師,可以讓摩門教基要派教會將此類電話歸為“律師-當事人”通訊,從而掩蓋這些針對教會的訴訟。原告律師科斯諾夫說,教會保密措施極端嚴格,以至于提供長途電話服務的工作人員在撥打熱線電話時要做記錄,每天下班時都要把記錄撕碎。“這是一個為教會服務的熱線電話,不是為孩子們或其他任何人服務的。接聽這些電話給了該律所一個機會,讓他們能夠迅速派出律師跟受害者交涉,盡可能讓他們閉嘴。”

  此外,VICE新聞網獲得的一份律所文件顯示,該律所還為摩門教會的官員就是否應該把性虐待或不當行為事件通知政府當局提供咨詢意見,這份2012年的名為“特別調查和項目”的文件是一份電子表格,列出了幾起涉及當時教會成員的性虐待案件,文件中提到的大多數案件發生在美國境外,涉及到好幾位資歷不淺的摩門教徒,也就是所謂的“長老”。

  但其中一起案件涉及一名德克薩斯州的男子,他至少有18歲,是摩門教會里能成為傳教士的最小年齡。2012年,他在亞利桑那州執行任務時,向教會官員坦白,在離開德克薩斯州的家之前曾和一名15歲的女孩交換過露骨照片,到了亞利桑那州后,他還親吻并觸摸了這位女孩。律所文件顯示,雖然根據德州法律,教會負責人有“義務”在他回德州后向德州當局舉報他的行為,但這樣做可能會導致對他的重罪指控,他的行為在德州顯然是非法的,如此一來這位男子就回不了家了。VICE新聞網向摩門教會發言人埃里克·霍金斯和科頓·麥康基律所的蘭迪·奧斯汀展示了這份文件的副本,兩人都未回答有關此事的問題,包括教會是否向當局舉報了這名男子。

  全國兒童聯盟的執行董事特蕾莎·惠扎爾表示:這份文件令人不安,摩門教基要派等組織在法律和道德雙重層面上都應該承擔舉報虐待兒童行為的責任,這意味著教會負責人個人和整個教會是否誠實。

  教會有報警的義務

  巧合的是,在海倫兒子被性侵的那起案件中,被指控性虐兒童的摩門教基要派成員邁克爾·詹森四年之后,也就是2012年的時候,也在亞利桑那州做傳教士。隨后,更多涉及詹森的性虐待指控在馬丁斯堡浮出水面。

  2007年末,馬丁斯堡兩個摩門教會的會員斯普林未能給當時只有3歲和4歲的兩個兒子找到保姆,所以她雇用詹森照顧她的孩子幾個小時。但當她回來的時候,她的家里一片混亂,廚房和浴室里都有番茄醬的污漬。那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雇用詹森,但五年后,也就是2012年,她的兒子們突然透露,當詹森照看他們時,他在自己的私處涂了番茄醬,并強迫他們對他進行口交。

 

  斯普林雇用了詹森照看她3歲和4歲的兒子,后來兩個兒子都遭到詹森侵害。

  斯普林說:“我聽后崩潰了,簡直五雷轟頂。”她第一反應和海倫一樣,“我試著與主教取得聯系,我真的這么做了,但我感謝上帝,我找他的時候他正好不在。”于是她打電話給西弗吉尼亞州警方,她說:“從另一個角度看待這件事,它不是一種過失,而是一種犯罪,所以……我必須報警。”

  當地警方立即展開調查,在他們的要求下,教會負責人同意將正在亞利桑那州執行任務的詹森帶回西弗吉尼亞州接受警方審訊,但法庭證詞顯示,當詹森回來時,摩門教基要派負責人并沒有告知警方,科頓·麥康基律所的律師也未通知警方詹森回來了。

  因此,一些不知道詹森被指控性虐兒童的家庭還在2013年年中他被捕之前的幾個月里允許他呆在自己家里。詹森被判性侵斯普林的孩子,目前正在西弗吉尼亞州監獄服刑,刑期為35至75年,宣判時,法官將他列為“暴力性侵犯者”。另有一戶家庭補充,他們后來得知,詹森從亞利桑那州回來后住在他們家里,對他們當時10歲和6歲的兩個兒子實施了性虐待。但是在2018年的和解訴訟中,摩門教基要派卻矢口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和解金額也未透露,辯護律師還狡辯稱教會在試圖幫助那些受影響的家庭。

  摩門教基要派拒絕就此事接受采訪,但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當得知邁克爾·詹森存在虐待行為后,教會采取了一些行動,鼓勵受害者對虐待案件進行舉報,并在可能的情況下提供咨詢師幫助受害者。然而,摩門教會主教菲舍爾和虐童案件被告人詹森一次都沒有接聽我們的電話。

  海倫和斯普林表示,她們沒有因為挺身而出為教會成員虐童事件發聲而受到教友的擁護,反而遭到了排斥,她們以前的一些朋友堅持認為邁克爾·詹森的父母是虔誠的摩門教徒,他們絕不會養出一個猥褻兒童的兒子。還有一些教徒告訴海倫和斯普林,作為摩門教徒,她們有義務原諒他的行為。這兩位女性的信仰和家庭發生了破裂,海倫和斯普林現在與丈夫分居,孩子正在接受創傷治療。“這對我們來說是毀滅性的,”斯普林說。“我們被教會推到一邊,施虐者卻得到了教會的保護。”

  前聯邦調查局官員麥克切斯尼和兒童虐待問題專家惠扎爾都表示,摩門教基要派教會缺乏透明度,而且使用辯護律師來審查虐待報告,實際上暗中保護了施虐者,導致性侵兒童的悲劇可能還會再次上演。惠扎爾表示:“你可以尋求一些關于如何處理性虐待的指導,但你也完全可以直接報警。”(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九月(編譯))

 
上一篇:暫無相關信息! 
下一篇:丹佛男子講述耶偉邪教內的恐怖罪行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鹽城市反邪教協會
在线菠菜排名 读书| 绿春县| 南汇区| 常熟市| 藁城市| 武平县| 达孜县| 大宁县| 木里| 江山市| 汾阳市| 聊城市| 五河县| 东乌珠穆沁旗| 宁安市| 石柱| 神农架林区| 安岳县| 嵩明县| 宜春市| 吕梁市| 长海县| 固镇县| 商都县| 株洲县| 工布江达县| 丰都县| 海兴县| 蓬莱市| 珠海市| 崇左市| 克东县| 湘阴县| 武穴市| 唐河县| 普兰县| 江达县| 饶平县| 灵丘县| 石林| 密云县| 阳曲县| 洪洞县| 桂阳县| 尼玛县| 灵璧县| 宁武县| 宁蒗| 南昌市| 贺州市| 长武县| 乌兰察布市| 石家庄市| 孟州市| 仪陇县| 岳西县| 乐业县| 秦皇岛市| 西藏| 阜宁县| 康平县| 泰安市| 和田市| 雅江县| 新密市| 兴仁县| 新疆| 石景山区| 南宁市| 加查县| 伊宁县| 西峡县| 海南省| 宾阳县| 定安县| 开远市| 泰来县| 霍林郭勒市| 定结县| 闻喜县| 应城市| 科技| 宁蒗| 临夏县| 榆中县| 桦南县| 武陟县| 叶城县| 威信县| 象山县| 岑巩县| 福安市| 丹巴县| 洛隆县| 鄂托克前旗| 伊金霍洛旗| 北宁市| 淮阳县| 股票| 谢通门县| 合作市| 新安县| 扎兰屯市| 平遥县| 祥云县| 黑龙江省| 独山县| 调兵山市| 宜州市| 香港| 崇仁县| 思南县| 金川县| 齐河县| 呼图壁县| 西和县| 闸北区| 广德县| 绿春县| 太仆寺旗| 东丽区| 嵊州市| 丹阳市| 中西区| 罗江县| 阿克苏市| 长白| 岐山县| 玛纳斯县| 邻水| 兴国县| 靖宇县| 南宫市| 兴安县| 湖口县| 太康县| 建昌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