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預報: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 反邪教小說《黃金水母》連載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正文瀏覽正文瀏覽
如何運用好刑法三百條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16-4-21

  自2015年11月1日起,《刑法修正案(九)》正式施行。尤其是其中修正案第三十三條對刑法第三百條“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罪”進行了全面的修改,增加了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致人重傷、死亡罪,加大了對邪教犯罪的處罰力度,對于打擊涉邪犯罪活動具有重要的意義。筆者認為在重視運用“刑法”三百條時,注重處理好刑法總則與分則、新法與舊法的關系,不要僅僅拘泥于“刑法”三百條,使刑法在處理邪教組織犯罪問題上達到罪刑法定、罪刑相適應的原則。下面就如何處理好這些問題作以論述。

 

  一、處理好刑法總則與分則的關系

 

  刑法體系由總則和分則兩大部分組成。總的說總則和分則的關系是抽象與具體、一般與個別、普通與特殊的關系。總則統率分則,指導分則;分則是總則原理、原則的具體體現,分則不得與總則相抵觸。刑法總則是刑法分則擴張事由,為分則提供一些普遍性的規定。

 

  (一)刑法總則統領刑法分則

 

  刑法總則是關于犯罪、刑事責任等一般原理原則的規范體系,這些規范是認定犯罪,確定刑事責任所必須遵守的共同規則。具體體現為以下特點:

 

  一是概括性。形形色色的具體犯罪雖然各具特殊性,但特殊性中蘊含著共性。如果僅就具體犯罪而論以具體犯罪,就難以從宏觀上把握具體犯罪的實質。刑法總則對具體犯罪問題進行科學的抽象和概括,提煉出有關的原則、規則和共性知識,從而使我們對具體犯罪問題獲得更高層面的認識。《刑法》第二章規定了什么是犯罪,犯罪的刑事責任,犯罪的預備、未遂、中止及共同犯罪等。《刑法》第十三條規定:一切危害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分裂國家、顛覆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和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破壞社會秩序和經濟秩序,侵犯國有財產或者勞動群眾集體所有的財產,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財產,侵犯公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其他權利,以及其他危害社會的行為,依照法律應當受刑罰處罰的,都是犯罪,但是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從上述法條表述中我們找到了邪教問題被確定為犯罪的條件,其一,顛覆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和推翻社會主義制度。法輪功、全能神等邪教已經把推翻社會主義和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列入到其所謂的“經典著作”中。全能神把共產黨稱為“大紅龍”,其終極目的就是推翻現行政府,以建立“神的國度”。其二,破壞社會秩序。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練習者非法聚集中南海事件。2012年底,全能神聲稱世界末日就要到了,只有信全能神教才能夠躲過末日,全能神的教徒和警方對峙等事件。這些邪教明知自己的行為會發生危害社會的后果,公然挑戰法律權威,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破壞社會和諧穩定。其三,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財產,侵犯公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其他權利。201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全能神案。為宣揚邪教、發展成員,張帆等人在招遠一家麥當勞快餐廳內向周圍就餐人員索要電話號碼,遭被害人吳某某拒絕后,張某等人對被害人吳某某詛咒、毆打,致其當場死亡,最終部分被告人被判處極刑。這種結果是大家不愿看到的,邪教不僅是傷害了個人,傷害了家庭,更傷害了社會,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

 

  二是指導性。刑法總則關于犯罪、刑事責任和刑罰的一般原理、原則,抽象、概括于刑法分則關于具體犯罪的理論,因而,也就具有了指導對各種具體犯罪問題研究的作用。隨著依法治國的推進,在打擊邪教犯罪方面,《刑法》總則中的基本原則是貫穿全部刑法規范、體現我國刑事法治的基本性質與基本精神上、具有指導和制約全部刑事立法和刑事司法意義的準則。《刑法》第三條、第四條和第五條,分別規定了罪刑法定原則、平等適用刑法原則、罪刑相適應原則,這些原則規范并約束刑法分則。

 

  (二)刑法分則是刑法總則的具體體現

 

  一是體現刑法總則精神。刑法總則闡述的是犯罪、刑事責任和刑罰有關的一般原理、原則。這些抽象的原理、原則只有通過刑法分則對具體的罪刑的論述,才能得以貫徹和體現,從而便于理解和把握。刑法第三百條(新修)具體規定了組織和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或者利用迷信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從“組織和利用”的表述中可以看出此犯罪是符合故意犯罪構成。《刑法》第十四條 【故意犯罪】明知自己的行為會發生危害社會的結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發生,因而構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故意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刑法》第十四條是關于故意犯罪構成的一般規定的體現,正是通過刑法分則才充分發揮出刑法總則指導定罪量刑的作用。

 

  二是需要刑法總則原理。如前所述,刑法總則闡述的是抽象的原理、原則,往往給人以空洞的感覺;而刑法分則通過對具體犯罪問題的研究,使總則的原理、原則有了深刻的內涵與廣博的外在表現。刑法第三百條中有關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罰金、沒收財產、剝奪政治權利、數罪并罰等規定都需要刑法總則的原理來規范。

 

  二、處理好新法與舊法的關系       

 

  一切法律都是根據當時的社會關系狀況制定的,隨著社會關系的發展變化,法律規范也需要不斷地修改或更新。新法律取代舊法律,就出現了法的溯及力問題。在我國刑法中,“有利追溯”表現為“從舊兼從輕”原則,即新法律在原則上不溯及既往,但是新法不認為是犯罪的或處罰較輕的,適用新法。

 

 

  “法不溯及既往”是一項基本的法治原則。通俗地講,就是不能用今天的規定去約束昨天的行為。即國家不能用當前制定的法律去指導人們過去的行為,更不能由于人們過去從事了某種當時是合法但是現在看來是違法的行為而依照當前的法律處罰他們。

 

  針對邪教犯罪來說,刑法第三百條(新修)既規定了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罪(刑法第300條第1款),又增加了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致人重傷、死亡罪(刑法第300條第2款),解決好新法與舊法的關系,不但對預防和懲治涉邪教犯罪極為有利,而且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公民的人身財產免遭邪教的不法侵害。

 

  一是罪名的新增有利于準確的量刑。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致人重傷、死亡罪是《刑法修正案(九)》新增加的罪名。其一,從故意犯罪的角度分析。對刑法第三百條第二款:“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或者利用迷信蒙騙他人,致人重傷、死亡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怎樣理解致人重傷、死亡,對定罪量刑至關重要。如果是故意行為,就直接構成故意傷害罪和故意殺人罪。《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故意殺人罪】,故意殺人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罪】,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這三個法條相對比,可以看出故意殺人罪和故意傷害罪最高有死刑,刑法第三百條第二款中的致人重傷、死亡顯然是過失犯罪。

 

  其二,從過失犯罪的角度分析。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 【過失致人死亡罪】過失致人死亡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第二百三十五條 【過失致人重傷罪】過失傷害他人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從“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的理解,我們可以看出對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或者利用迷信蒙騙他人,致人重傷、死亡的,應當按照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規定處罰。同時,刑法第三百條第二款針對第二百三十三條和第二百三十五條是特別法條與普通法條的關系。按照特別法優于一般法這個原則,應當按照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規定處罰,這種規定能夠表明我國對邪教犯罪的“重典”之治。

 

  二是量刑的細化有利于罪刑相適應。《刑法修正案(九)》對刑法第三百條的修改解決了自我國勞動教養制度廢除后,對情節較輕的涉邪教犯罪一般都是采取治安處罰措施,很難起到震懾邪教犯罪的目的。首先,量刑層次分明。此次修改從三個方面規定了具體處罰的標準,一般的行為,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或者利用迷信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并處或者單處罰金。其次,增加財產刑。邪教組織斂財騙錢的實例在全國許多地方都出現過,他們通過各種手段斂財,愚弄欺詐信徒、誘騙、強迫捐獻。但怎樣處置這些非法財物,以前刑法沒有明確規定,很多邪教組織聚斂的財物,供給個別人揮霍,即便判處刑罰,財產還在其手中,還可以用來成立和發展邪教組織。新修改刑法第三百條特別是規定了并處或者單處、沒收財產罰金等財產刑,徹底切斷邪教組織的經濟來源。

 

  三是重視注意規定的設置。刑法第三百條第三款:犯第一款罪又有奸淫婦女、詐騙財物等犯罪行為的,依照數罪并罰的規定處罰。這一款是刑法中的注意規定。注意規定是在刑法已作相關規定的前提下,提示司法人員注意、以免司法人員忽略的規定。它有兩個基本特征:其一,注意規定的設置,并不改變相關規定的內容,只是對相關規定內容的重申;即使不設置注意規定,也存在相應的法律適用根據(按相關規定處理)。一方面它旨在引起司法人員的注意,對上述有奸淫婦女、詐騙財物等犯罪行為,完全符合強奸、詐騙等犯罪構成,以強奸罪、詐騙罪等論處。另一方面,即使沒有這一規定,對上述奸淫婦女、詐騙財物等犯罪,也應當依照刑法的相關規定定罪處罰。可見,注意規定并沒有對相關規定做出任何修正與補充。其二,注意規定只具有提示性,其表述的內容與相關規定的內容完全相同,因而不會導致將原本不符合相關規定的行為也按相關規定論處。換言之,如果注意規定指出:“對A行為應當依甲犯罪論處”,那么,只有當A行為完全符合甲罪的構成要件時,才能將A行為認定為甲罪。只要有奸淫婦女、詐騙財物等犯罪行為,符合構成要件時,才能以強奸罪、詐騙罪等論處;如果行為本身不符合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強奸罪)、第二百六十六條(詐騙罪)的規定,便不得認定為強奸罪、詐騙罪。所以,刑法第三百條第三款是注意規定,它不會導致將原本不符合奸淫婦女、詐騙財物等要件的行為也認定為強奸罪、詐騙罪等。(文章來源:凱風網   作者:王繼權;張蒙)

 
上一篇:我國打擊邪教違法犯罪法律體系更趨向成熟
下一篇:充分有效發揮刑法新300條懲治邪教犯罪的刑罰功能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鹽城市反邪教協會
在线菠菜排名 华阴市| 黄浦区| 闵行区| 司法| 西乌珠穆沁旗| 颍上县| 深水埗区| 潞西市| 青州市| 原平市| 台州市| 体育| 武冈市| 西华县| 牡丹江市| 汉中市| 定结县| 新晃| 富平县| 江口县| 富顺县| 彰武县| 运城市| 响水县| 博爱县| 盐亭县| 紫阳县| 吉首市| 阿克| 平顶山市| 新竹县| 长白| 禹城市| 涞源县| 凯里市| 韶关市| 平原县| 甘孜县| 满城县| 集安市| 如皋市| 兴国县| 白银市| 九台市| 巫溪县| 临沭县| 彩票| 汝城县| 峨眉山市| 康保县| 灌阳县| 永靖县| 山西省| 涪陵区| 邓州市| 开化县| 当涂县| 宜兰市| 南川市| 彩票| 亳州市| 电白县| 齐河县| 安宁市| 宾阳县| 吉水县| 贞丰县| 鹤庆县| 崇礼县| 山东省| 永新县| 凌源市| 三亚市| 陆良县| 尚义县| 都匀市| 阿尔山市| 伊川县| 青神县| 合肥市| 南康市| 若尔盖县| 南漳县| 南溪县| 石家庄市| 天津市| 越西县| 峨边| 宣汉县| 监利县| 广东省| 绥芬河市| 东辽县| 灵石县| 会理县| 渭源县| 利津县| 五常市| 英吉沙县| 彭州市| 宜章县| 门源| 蛟河市| 皋兰县| 罗城| 社旗县| 北宁市| 普陀区| 内乡县| 治多县| 雷波县| 中山市| 呼和浩特市| 汝州市| 珠海市| 黑龙江省| 广汉市| 蛟河市| 安福县| 车致| 西藏| 西和县| 武陟县| 塔城市| 广丰县| 常宁市| 上蔡县| 济南市| 阳谷县| 阿瓦提县| 晋中市| 巴楚县| 德清县| 安远县| 峡江县| 唐河县| 都昌县|